治疗任性婴儿的有效方法

文化教育 2020-06-02 14:54:44
  当我上学时,我学习了"心理学",其中之一就是测试者的气质类型。我对测试结果特别感兴趣。我的血液、黏液、胆囊都很丰富,最后一次抑郁症还差几分,我才能参与其中。我有三种以上的气质类型,我可以看到我的性格的复杂性。当然,我对我的孩子没有那么多的窍门。我教育萧榕和小涛的原则是在尊重和民主的原则下指导他们。但如果指导无效,我的"残忍"、"无情"和"无情"的一面就会显现出来,我不知道这种气质来自于什么。
  一个典型的事件,一个黑色厕所。
  小荣和小涛从一岁多就开始学上厕所了。"它们开始变得很好,然后在大便后就出来了。但是有点自大,开始对厕所感兴趣,喜欢呆在它不能出来,一个是拿东西,另一个是玩水。当然,这也是情有可原的,玩水和拿东西从来没有玩过也没见过,当然好奇,所以,一般我会在他们的便便里介绍,让他们玩一会儿,更大,开始学习大人冲厕所,但为了防止滑落或湿衣服,我通常会帮他们一起冲水。
  但更大的是,萧榕和小涛开始变得越来越"过度"。在上完厕所后,有几次我觉得有必要"纠正"它。先开始接种疫苗,刮起毛毛雨,"上厕所出来后,快点,否则爸爸会关上门关了灯。小涛很听话。萧榕开始游手好闲,然后拒绝直接听。所以我拉了门,按了灯,厕所肯定是黑的。萧榕惊慌失措,哭了起来。我控制住我的脾气,让她安静几分钟,否则我就学不到我的教训了。"当萧榕在厕所里哭的时候,我警告小涛:"上厕所后,我什么也没有了。我不能一直呆在里面。萧榕的呼喊真的起到了"警告"的作用,总之,小涛从那时起就更听话了。"听萧榕哭得像生活一样,妈妈有点喘不过气来,也许心痛。"事实上,我为什么不这样呢?我的心跟随萧榕的哭声一段时间,但由于我想给她一个教训,我不得不回到我的心。一分钟后,我担心没有吓到她,于是我走过去打开灯,打开门。萧榕站在门口,热泪盈眶,更不用说有多痛苦了。但是我还是闭上了我的脸,低声对她说:"萧榕,我将来得听我的话。上厕所后,我什么也没有了。我不能一直呆在里面。。
  到了这个时候,两个人上完厕所以后再也不会闲逛了。当然,两个人对厕所里的东西更感兴趣,偶尔看一看,玩一玩,只要不太多,我一般不会干预。后来,两个人都熟悉了厕所,并要求他们待在厕所里。
 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环球金融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